栏目:

淫蕩的学妹 - 淫蕩的学妹

2020-02-27

怡伦和怡妮在一所着名大学日语预科班学习日

  恐怕从来没有一人象她们那样无论从安全还是照顾方面让查理、洛莎和刘易
斯费神。

  怡伦和怡妮象小雪一样受到最安全的保安措施的保护,毕竟她们身份与我认
识的其他女孩子不同,但却要比小雪费心得多,怡伦和怡妮在学习,她们天天要
在户外和学校活动,不可能让她们不正常参加学校的活动,同时看护她们还有另
一层的意思,还不能让她们受到外界的诱惑太多,更主要的是怡伦和怡妮真的是
太耀眼,在甚麽地方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就够抢眼的了,何况是几乎一模一样
的双胞胎,安全是至关重要的。

  回到东京,怡伦和怡妮去学校还没回来。

  负责怡伦和怡妮保安的鸠田先生约我通报怡伦和怡妮的情况。

  鸠田先生具有丰富的保安经验,在圈子裏是有名的铁碗人物。

  鸠田先生见我简单通报了情况,非常婉转地向我表达了照看怡伦和怡妮的难
处,建议请日语教师到家裏来授课。

  其实最初是準备请日语教师到家裏上课的,可想到迟早怡伦和怡妮要到大学
学习,我希望她们多接触外界,以免不适应日本社会和学校生活。

  我理解鸠田先生,但没办法,这是他的工作,他没甚麽好抱怨的,否则也不
会高薪聘请他了。

  鸠田明白我的意思,不好再说甚麽,他鞠躬退离。

  真树子女士进来向我通报怡伦和怡妮这期间的饮食起居情况。

  我觉得他们有些邀功的意思,可是当我真的见到怡伦和怡妮后才知道鸠田和
真树子真的很不容易。

  谁能管得了这两个玩起来就疯了似的活泼的女孩子啊。

  看见我,怡伦和怡妮丢掉手裏的书本和挎包,惊喜地欢叫着扑到我怀裏,旁
人再也无法插入我们中间了。

  她们依偎在我怀裏喋喋不休地叙述着她们的学校、学习、新朋友还有她们的
相思。

  那种含情脉脉的真情不是能够假装出来的。

  说实话,我感到很温馨和受用。

  怡伦和怡妮欢快的笑声和说话弥漫在整个夜空。

  餐后,怡伦和怡妮陪我坐在花园聊天,她们这才顾得上问小雪和孩子们的情
况。

  我告诉了她们,同时特意强调小雪希望她们用心学习。

  怡伦和怡妮笑着答应了,但很快她们的话题就转到了其他地方。

  问候小雪和孩子们,她们纯粹是礼貌,她们并不想与我谈话过多涉及到小雪
使彼此尴尬。

  我洗完到卧室。

  怡伦和怡妮早早洗完等在我卧室床上。

  我要坐下,怡伦和怡妮过来拉我到卧床。

  我靠在床头。

  怡伦轻轻趴在我怀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怡妮斜靠在我身边,一只手
轻轻伸到我脸上抚摸我,偶尔凑上她那红润的嘴唇亲我一下。

  卧室的灯没有全部打开,淡雅的灯光淡淡地散落在柔和的房间。

  怡伦和怡妮穿着粉色的短短的睡衣,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品,粉嫩光洁。

  也许是刚见面时说得太多,现在安静下来,怡伦和怡妮反而不说了,而是缠
绵无声地与我亲昵、抚摸和亲吻。

  彼此都很散漫随意,因而也没有特别引起情绪沖动的言行,房间裏蕩漾着柔
情。

  偶尔只有她们轻轻的呼吸,眼睛裏那种期待的紧张和幸福之情几乎让我融化


  至少那晚我并没有精神準备和身体準备与她们进一步。

  怡伦的睡衣因趴在我身上同时偶尔抬头凑过来亲吻我而有些松开,她长长的
脖颈下是半截白嫩的酥胸,当她抬起身体时会露出她深深的乳沟和丰满的乳房,
她的白色的乳罩似乎与肤色溶爲一体,身体发出阵阵诱人的幽香。

  短短的睡衣仅仅裹住微微上翘的臀部,整个大腿和修长的小腿无意地摆动着
袒露无遗。

  两条嫩藕般光洁的手臂有些微微发热。

  怡妮靠在我胸前,左边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动弹摩擦着我肩,软绵绵的富有
弹性。

  怡妮将头发全部向后束成一股扎在脑后,显得她头更加小巧俊俏。

  亲热抚摸、亲吻了一会儿,怡伦半坐在我身体中间,我们的身体几乎完全贴
在一起了。

  我手开始抚摸怡伦的头,渐渐顺着她光滑的肩摸向她的乳胸。

  怡伦身体颤栗了一下,望着我含羞一笑,睡衣开了,我手温柔地抚摸她圆润
挺立的乳房。

  怡伦羞怯地看怡妮一眼,微微闭上眼,脸上浮出淡淡的红晕。

  怡妮默默地看着我,但似乎看着远处,她的手轻轻搭在我手臂上不动了。

  怡伦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用上齿轻轻咬着下唇,随我手的按摸有节奏地呼吸


  时间似乎停止了,就这样默默抚摸着,只有怡伦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和偶尔
发出的呻咽。

  抚摸了一会儿,我扭头看看怡妮,怡妮几乎与我脸贴脸,她看着我,我抽出
手,怡伦抓住我手,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几乎清澈透明的眼睛乞求地看着我。

  我将怡妮抱到前面,怡妮躺倒在我胸前,我手伸到怡妮的乳房。

  我的感觉是,怡妮的乳房与怡伦的乳房并没有甚麽不同,无论是乳房的大小
还是敏感度完全一样。

  怡妮微微张开嘴,开始急促地呼吸。

  怡伦垂下头,稍稍从我腿上离开些,好让怡妮舒服地躺在我怀裏。

  看着她们脸上娇媚的神态,比抚摸她们的身体更让我沖动。

  当我手从怡妮乳房落下,手指抚摸怡妮肌肤时,怡妮深深出了一口长气,用
有些发颤的声音说:「你弄得我难受死了。」

  说完,脸红通通地羞怯地瞟怡伦一眼。

  怡伦听见怡妮说话,这才抬头看我,嘻嘻一笑说:「你也让我难受极了,以
后我一定要複。」

  我哈哈大笑,说:「我还难受呢。你们不抚摸抚摸我?」

  说着,我身体似乎一时很沖动。

  怡伦身体正坐在我胯部,她感觉到我身体顶着她。

  怡伦脸羞得通红,本能地哇地叫了一身刷地离开我身体,然后又扑到我身边
撒娇地打我说:「你坏。」

  我抓起怡伦的柔软的手,让她的手伸进我睡衣裤衩下面,怡伦猛抽回手,绯
红脸道:「不,我不。」

  我又抓怡妮的手,怡妮也是害躁地躲闪。

  我笑着嚷:「好啊,你们都不管我了,下次别想我抚摸你们。」

  「谁要你摸呀。」

  怡伦嘻嘻笑着歪头看着我调皮地说。

  「是啊,越摸越难受。」

  怡妮也嘻嘻笑着说。

  我身体渐渐平静了下来,我笑着说:「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你们还上课
呢。」

  怡伦和怡妮对视一下,怡伦笑盈盈地将脸凑到我跟前,盯着我略有些含羞地
说:「说好了,只摸一次。」

  说着,怡伦手哆嗦着慢慢伸进我裤衩裏,手刚一触到变硬的身体,她身体一
颤栗,轻轻握了一下,马上抽出了手。

  嘻嘻笑了。

  怡妮也象怡伦一样,手摸了我一下马上抽出。

  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笑着说:「我想喝点水,谁去拿水杯。」

  怡伦笑着跳下床,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个够,她扭头倒了一杯水走到床边
,我伸手去接,怡伦自己喝了一口,用另一只手拨开我準备去拿水杯的手,她将
含满水的嘴凑到我嘴边,她嘴唇贴到我嘴,我刚想说话她嘴裏的水灌进了我口中


  一口,两口,怡伦用嘴给我喂了几口,当她再次将口中的水流进我嘴裏,我
没有马上吞而是拦腰抱住怡妮,将嘴唇贴到怡妮的嘴,将水灌进怡妮的口中,怡
妮嘻嘻笑着去躲,但每次还是被我灌入她口中。

  怡伦和怡妮似乎找到好玩的事情一样,乐此不疲地嬉闹起来。

  那是回到日本东京的第一个夜晚,虽然三人嬉闹到深夜,但还是各自回到了
自己的卧室。

  对怡伦和怡妮来说性本身并不重要,这种非常亲昵的嬉闹更让她们兴趣盎然


  第二天上午。

  真濑来到了东京。

  说了会儿话,我对真濑说:「真濑,你有空的话教教怡伦和怡妮许多东西,
两个小孩子甚麽也不懂。」

  真濑不明白地看着我,突然她理解了我的意思。

  她看着我,轻声问:「先生想好了?」

  我淡然一笑:「迟早的事,还是让她们多了解些男女之事。」

  我想让真濑给怡伦和怡妮讲讲男女性的事,尤其是应该注意的事情,比如避
孕甚麽的。

  从小怡伦和怡妮就没有了母亲,她们周围的佣人或老师没有得到指示是谁也
不敢对她们讲这方面的事情的,但毕竟她们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我总感到说不定
哪天我们可能就会进入最后一层关系,总不至于让我来对她们进行性啓蒙,而且
真濑知道怎样处理与我的性生活更让我愉快,她教她们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